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难哄

第五十三章 是让你信的

温以凡没听出他这话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。她停在原地,像没听清一样,反应也有点慢一拍:“嗯?什么?”

两人已经走出了一段路。

桑延扯着她,又往售票处的方向走:“摩天轮。”

“……”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让温以凡立刻联想到了刚刚那对情侣说的传言。她有些不好意思,但还是硬着头皮问,“你听到了吗?”

桑延瞧她,语气吊儿郎当:“听到什么?”

一会儿他们还要再坐一次摩天轮。

所以此时此刻,温以凡刚刚那想跟桑延提一下这个传言的想法,早已完全消散。她轻抿了下唇,感觉现在再提的话,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。像成了暗示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高峰期过去,这会儿售票处前的队伍没先前那么长。

因为两人的模样都生得极好,辨识度也高,是那种好看到看一眼就能记住的长相。所以排到两人的时候,售票员一眼就认出他们了,神色有点诧异:“又坐一遍吗?”

温以凡点头笑:“刚刚忘了拍照。”

再一次上了座舱。

温以凡还是先上去的那一方,她下意识坐在自己刚刚坐的方向。但这回,桑延没坐到她对面,似是自然而然地坐在她隔壁的位置。

看了他一眼,温以凡的脑子里又浮现起了那个画面。

才刚上来,温以凡就开始紧张了。

——为那不一定会发生的事情。

这次坐摩天轮的心情,跟第一次完全不一样。

先前温以凡觉得稀奇,只顾着看周围的夜景,也只顾着跟面前的桑延说话。除此之外,她完全没有背的想法,也不知道可以有别的心思。

座舱里也比第一回 要安静许多。

桑延忽地出了声:“温霜降。”

“嗯?”

这称呼,温以凡已经很多年没听过桑延这么喊她了。但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,他便改口这么喊,她居然也完全没觉得不适应。

只是觉得,她好像确实是,挺喜欢这个称呼的。

桑延提了句:“不是拍照?”

温以凡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应付工作人员的话。她没解释,脑海全被那个“传言”占据,也没多余的精力去考虑别的。

他说什么,她就照做。

下一刻。

温以凡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,认认真真地对着外头的夜景拍了几张照。

“……”

桑延觉得她的行为极其匪夷所思:“你拍哪呢?”

闻言,温以凡的动作停住,转过头来。

两人四目对视。

盯着桑延的脸,温以凡迟疑了三秒,猜测般地给他拍了张照。

见他面无表情地,温以凡又拍了几张。而后,她自顾自地看了看效果。

男人坐姿懒散,目光看着镜头,身后是万家灯火。他的脸在这光线下半明半暗,轮廓不太清晰,但也遮盖不住他清隽的五官,极为好看。

温以凡勉强挑了个毛病。

就是模样看着有点太拽了。

像是下一秒就要从屏幕里挣脱出来,跟人决一死战。

温以凡建议道:“你要不…笑一下?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笑起来还有个梨涡,”温以凡往唇角的位置指了指,夸他,“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“什么梨涡?我没那玩意儿。”像是不指望她了一样,桑延从口袋拿出手机,打开自拍模式,“过来点。”

“……”温以凡终于意识到他说的拍照是什么意思。

她立刻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些,抬眼,恰好看到屏幕里的自己。

桑延又吐了个字:“笑。”

温以凡顺从地露出了个微笑。

桑延随意摁了几下拍照键,而后便放下了手机。也不去看拍得如何。

温以凡瞅他,小声说:“我想看看照片。”

“晚点儿。”桑延往外看了眼,忽地来了句,“这不是快到最顶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听到这话,温以凡不自觉往外头看。

这摩天楼建在六楼,自带高度,顺着望下去还有种漂浮在半空中的感觉。先前没有的不安感,也因为这样的高空,在此刻涌上心头。

温以凡把视线收回,轻舔了下唇。她紧张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,却还是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,话里多了几分肯定:“你听到了。”

桑延承认:“是。”

“……”

温以凡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她不知道,其他情侣接吻之前,会不会也会有个提前预告。

但她觉得应该是没有的。

因为这种情绪,实在是太难熬了。

像是每一秒都在希望那一刻能快点来临,却又硬生生地被拉长,也极为不知所措。不知道真的来临的时候,她应该要怎么去应对。

温以凡只能说话缓解情绪:“你还相信这种传言吗?”

桑延笑:“当然不信。”

温以凡愣了下。

不信的话,他们特地再上来一趟,好像就没了意义。

说话的同时,桑延也缓缓靠近她:“不过呢。”

温以凡定在原处,盯着他那双像是被星空染上光的黑眸,眼里再装不下别的东西。一直挤压着的无措,在此刻升到了顶端,似乎也随之消散。

随着距离的拉近。

桑延的声音也越来越轻,带着缱绻的意味。

“我信我自己。”

一辈子在一起这件事情。

只要她踏出了第一步,他就信他能将之实现。

恰好到摩天轮的最顶端。

“这传言——”

话落,桑延的身子压了下来。

他抬手低着她的后脑勺,滚烫的唇顺着气息将她覆盖。温以凡连眼睛都忘了闭上,只记得盯着眼前这个将她视野占据的男人,别无动作。

只有两人的小世界。

往上,是繁星点点;往下,是灯火辉煌。

似乎只有几秒的光景。

桑延眼底暗沉,盯着她的眼,哑声把话说完。

“是让你信的。”

……

两人到家也临近十一点了。

第二天还要上班,温以凡没在客厅呆多久,就被桑延催着去睡觉。她应了声,也嘱咐他早点睡觉,而后便回了房间。

洗漱完回到床上。

温以凡钻进被窝里,把枕头抱在怀里。恰在这个时候,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声。

她伸手拿起手机,点亮屏幕。

是桑延发来的消息。

桑延:【[图片]】

桑延:【看完睡觉。】

他发的图片,是两人在摩天轮上的合照。

看着上边的自己笑得温和,眼角微微下弯,旁边的桑延神色很淡,只唇角稍稍扯着,依然一副很酷的样子。两人气质完全不搭,却显得异常融洽。

温以凡弯唇,盯着看了好一会儿才保存下来,设成锁屏。她没再玩手机,往后一躺,盯着暗沉的虚空,忽地用指腹抚了抚嘴唇。

再度想起了摩天轮上的吻。

只是轻轻一碰,到现在似乎都还残留着桑延的气息。

温以凡又开始脸热,让她感觉这大冷天的,房间里都有了点闷。她的所有思绪都被桑延占据,自顾自地笑了起来,脑子里莫名浮现起了一个念头。

总会出现这么一个人。

他会让你觉得。

原来,成年人也能相信童话。

-

年前的这段时间,台里的事情又多了起来。

连着加了两周的班,温以凡才排到了一次轮休,依然是工作日。桑延那边要上班,所幸是她也什么事儿都不想干,只在家里躺了大半天。

温以凡连饭都懒得吃,玩会儿手机就睡,醒了又玩,一直也离开过床。直到桑延快下班的时候,她才挣扎着爬起来,到厨房准备弄了个晚饭。

冰箱里的生鲜蔬菜都不少。

起来之后,温以凡倒也没再犯懒,还挺有闲情逸致地做了三菜一汤。

等把最后一道菜端到餐桌上,玄关处也恰好有了动静。

桑延把车钥匙搁到一旁,朝她的方向看来。很快,目光又下拉,往餐桌上扫了一圈。他眉梢微扬,换上拖鞋之后,便抬脚走了过来。

两人向来如此。

包括在一起之前也一样,一般都是谁有空谁做饭,也谈不上轮流。因为之前是自己一人,温以凡懒得动手,但有人跟她一块吃的话,她倒还挺有做饭的热情。

桑延把外套脱掉,顺带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温以凡的头发被他揉乱,却也懒得整了。她给自己装了碗汤,小口小口地喝着,边问:“你今天累吗?”

“还行。”桑延在她旁边坐下,“怎

么?”

“那我们一会儿看个电影吧,在家里。”温以凡提议,“我同事给我推荐了个悬疑片,好像还挺好看的。”

闻言,桑延掀起眼皮,盯着她眼下的青灰:“要困了呢,你就早点睡。”他瞥了眼时间,直白道:“不差这一天。”

温以凡抬眼。

桑延懒洋洋地说完:“我哪天都能陪你看。”

“我不困,睡一天了。”温以凡温吞地把剩下的汤喝完,瞅了他一眼,“那一会儿看?然后我,改天再让我同事给我推荐多几部电影。”

“嗯?”

温以凡:“留着下次看。”

桑延直勾勾地看着她,忽地笑了。他略微拖着尾音,不太正经地说:“温霜降,你的目的主要是在电影上呢,还是在我身上?”

温以凡也看他,老实答:“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桑延的表情微顿。

温以凡垂头,继续吃东西,细声补充:“想跟你一起看。”

……

饭后,温以凡先到客厅,拿着遥控找了找付壮推荐的那部电影。家里用的网络电视,她好不容易在其中一个软件上找到,桑延也收拾好桌子出来了。

他直接坐到温以凡旁边。

温以凡摁了开始,而后拿起茶几上的水喝了一口。

还有一段时间的广告。

温以凡随手拿起被她放在一旁的手机。注意到微信上有不少未读消息,她随手打开,随意地扫了几眼,恰好点开了跟郑可佳的聊天窗。

一连串消息扑面而来。

【我服了】

【你爸那边的亲戚也太不要脸了吧?】

【他们在我家赖了一周了!还他妈不走!!!是想长住吗?】

【怎么算都是你跟他们更亲吧?你能不能赶紧把他们带走?】

【你这个大伯母,还一直找妈妈要钱[微笑]】

【她儿子结婚要买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】

“……”

那头的消息还在接连不断地发来,像是在把她当成一个发泄的树洞。

温以凡盯着看了几秒,原本的好心情在一瞬间消散。在这个时候,桑延突然出声,打断了她的注意力:“在跟谁聊天呢。”

她直接将手机熄屏,抬头。

“想跟我一块看电影就专心点儿,”桑延悠悠地说,“行不?”

手机还在振动。

温以凡压了下情绪,把手机握在手里:“知道了,我不看手机了。”

桑延笑意微收:“怎么突然这表情?”

“没有。”温以凡调整了下情绪,笑了笑,“看电影吧。”

察觉到她并不想说,桑延只盯着她看,也没继续问。

电影开始。

趁桑延去冰箱拿水果时,温以凡又点亮手机看了眼。

郑可佳的消息仍是一大串的,白色长段的气泡霸占了整个界面,全是在抱怨。这些负能量的话说完后,最下方来了句很突兀的话。

【妈妈让我问你,今年过年回不回来?】

温以凡没往上拉。

先前加了郑可佳的微信之后,她没再说什么话,所以温以凡觉得在列表里不影响,也忘了删掉。这一刻,她连回复都懒得,直接把对方拉进了黑名单。

桑延把刚洗完的苹果搁到她手里,像是想到什么似的,随口问道:“你什么时候放假?”

温以凡:“嗯?”

桑延:“过年。”

“年初一到年初三,”温以凡说,“如果有突发事件就得加班。”

“回家不?”

温以凡默了下:“应该不回。”

“噢,那我算算。”

“算什么?”

“算算,”桑延偏头,轻描淡写地看着她,“什么时候回来找你。”